二婚征婚群、二婚网广告合作请联系站长QQ:51112717
当前位置:二婚网 > 二婚情感 > 正文

我来讲述二婚男女的私生活,从此你不敢随便离

03-25 二婚情感

何丽和邢刚是朋友介绍认识的。

她30,他37。一个做财务,一个做金融。专业也算沾一点边,聊起来的时候有话题。

当然最重要的是,他们都离异,且都有一个刚上学的女儿。

甚至他们和前任的离婚理由都有点像。何丽是他妈管得太多,而邢刚也是因为和丈母娘有了矛盾,加上年轻气盛,就这么离了。

起初何丽和邢刚是异地。后来,何丽从外地调回来,他们才认真谈起恋爱。

周末约会,平日视频。何丽能感觉到邢刚对自己的依恋。他希望她能一直在他身边,他喜欢两个人安静亲密的小世界。

可能是因为经历过婚姻,年龄也大了吧,邢刚的爱情里少了年少的热烈与冲动,但有一种别样的平淡与安稳。

夏天的时候,何丽的大姨过世了。接到消息的那天晚上,邢刚喝了酒,但他还是陪着何丽赶去大姨家。

何丽拿车本不久,加上心里又急,一分神就刮擦了别人。

对方司机看样子就不是个善茬。

她正愁怎么办,邢刚就推开车门下去了,他说,我老婆开车不小心刮了你,你那边怎么样?

对方一会说身体不舒服,一会又说车坏了,摆明了要讹钱。

邢刚当即报了警。

那天,何丽一直坐在车里,看邢刚和司机周旋,和交警交涉。

一切办妥了,他才上车,给何丽讲以后遇到这样的事应该怎样做。

何丽默默听着,有种说不出的心安。

毕竟她也是年过三十的女人,激情不再是恋爱的必需品。她只想在自己力有不逮时,有副肩膀可以让她靠一靠,停一停。

外面的世界已经见识过了,她现在渴望的,是一方归家的港湾。

02

但实话实说,离过婚的人,再谈恋爱,多少就不那么纯粹了。

有太多的现实问题掺杂其中,像一片晶亮的冰糖里混了玻璃碴。

孩子就是最大的一粒。

何丽以前看过一句话说,一个有孩子的女人,如果男人不爱她的孩子,即便她爱这个男人,他们可能也会分开。

反过来,一个女人如果不爱一个男人,但这个男人特别爱她的孩子,她可能也会嫁给他。

她将这句话说给邢刚听,邢刚笑了笑,没说话。

因为他只想和何丽过两个人的生活。

他和何丽说了自己的打算,目前先让何丽一个人过去跟他住。因为他家是两室一厅。

何丽的孩子周末过来,他睡客房。等结婚了,再买个一室一厅,他们独住,孩子留给各自的父母。

何丽回答得很干脆,不行,我们还是算了吧。

何丽的父亲已经过世,妈妈三高一样不少。

离婚之后,何丽和妈妈住在一起。带孩子她一直是主力。如果把孩子扔给妈妈独自带,老人肯定吃不消。

权衡之下,何丽觉得和邢刚没法走下去。

03

何丽提了分手,邢刚当即拒绝了。

他说,有问题,咱们想办法解决,没有马上就分手的道理。

邢刚提议说,要不我搬你家去住吧,周末我再回家看孩子。

何丽还有一套房子,和妈妈在同一个小区。邢刚要是肯搬到她这边来,问题就解决了。反正离得近,她去妈妈那照顾孩子也方便。

说起妈妈,何丽对她也是有些怨言的。她和前夫离婚,多少也是因为妈妈。

妈妈是控制欲特别强的人。爸爸离世之后,她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何丽身上。大到工作感情,小到穿衣吃饭,没有一样不插手。

当初前夫就是受不了她对他们小生活的各种干涉,引发了一连串矛盾。

独身的这两年,何丽一边拼工作,也一边反思着过去。

所以邢刚提出这个建议,她接受了。

因为这样,她至少有个合适的理由,脱离妈妈的“管制”。为此,妈妈对邢刚没有一点好印象。

她觉得,是邢刚鼓动何丽搬出去,抢走了她的女儿。

何丽搬走那天,妈妈对她说,这个男人住女人房子,不行的。

何丽说,妈,你就别操那个闲心了。我又不是走多远,就隔一栋楼。

其实在别人的爱情里,谁住谁的房子还真是个大问题。

但何丽和邢刚各自有房,各自有车。工作收入都不错,谁也不需靠谁来提高生活质量。

朋友开玩笑说,你俩结婚可真简单,搬一起就行。

但何丽和邢刚搬在一起才发现,男女之间,就没有简单这一说。

何丽从前和妈妈住一起,家务做得很少,也不精。做饭就不用说了,一直吃妈妈炒的菜。

而邢刚对卫生要求特别高,不但家收拾得干净,还做得一手好菜。

邢刚是个不憋话的人,有问题就提出来。他说,两个人在一起,你不能样样不行啊。以后,我做饭,你洗碗,每个人都要分担。

何丽觉得刑刚提得没错。孩子都大了,可她的生活好像还一直没有独立。她一边厌烦着妈妈对自己的指手画脚,却也一边享受着妈妈给自己的各种便利。

三十而立,可她家务都做不好。

然而,两个性格迥异的人走到一起,也不是洗个碗就能磨合的。

他们有很多认知都相差得太多了。

邢刚做什么都讲实际,但太过实际的人,只能叫现实。

在一起后,每次出去吃饭,何丽都很自然地让邢刚买单。

没过多久,邢刚就问何丽,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。

何丽无所谓地说,两个人在一起,不是应该男的买单吗?

邢刚扔出一句,你这是在剥削我。

何丽听着,有些不太开心了。他也太过在意了吧。两个人是奔着结婚去的,现在就这么斤斤计较,以后还怎么过日子。

可邢刚觉得,他已经付出这么多了,何丽怎么也该有所回报。

后来,七夕,何丽送给邢刚一套刮胡刀,邢刚送给何丽一个口红套装。摘开礼物一刻,邢刚脱口而出,我亏了。

情人节的礼物是该用价格来衡量的吗?

于是裂缝就这么无声地埋下了,没人察觉。

也许,真的是因为二婚吧。那种年少的,不顾一切的冲动,早已干涸在记忆里。

两个人都在悄悄计算着得与失,都想着对方付出,然后再视对方的付出再付出。

没有谁能打破这个恶性循环。

有时,何丽不知道要怎么定义邢刚。

他对她,一定是有感情的。有一次,何丽想看一场演出,可是票已经卖光了。邢刚知道后,马上找朋友弄到票,从外地赶回来带何丽去了。

有时出去应酬喝多了,也不忘给何丽和孩子买零食和水果。

所以何丽觉得挺矛盾,他喜欢她是真的,但确实也是各种利益权衡之后的选择。

何丽没有兄弟姐妹,二老只剩一位,孩子也上学了。她工作稳定,收入相当。娶她回来,真的没什么家庭的拖累与负担。

只是,何丽时常不自知的表现出花他钱无所谓的态度,让邢刚吃不准何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

而且他渐渐发现,其实他和何丽有着太多的不同。

微信上,他给何丽转发金融界的新闻事件。可何丽根本不想看。

没错,她是做财务的,但她也是女人呀。

她真想邢刚能明白,平常她想他和自己聊聊电影,聊聊八卦。上班已经看够了阿拉伯数字,她不想下班休息,接着再补充金融知识。

可邢刚说,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呢。

何丽说,是和你以前想象的不一样吧。

没办法,大概所有恋爱的人都会给对方想象一个人设,然后在时间里,慢慢打破它。

何丽最难受的是,和邢刚在一起这么久,两个女儿始终没有见过面。

之前,何丽见过邢刚的女儿。她还蛮喜欢的,挺可爱的小姑娘。

何丽教她怎么扎好看的发辫。

可就因为这件事,邢刚和她生气了。他说何丽的教育理念不对。现在孩子正是读书的时候,不该教她爱美,爱打扮。

何丽不过是想和他女儿搞好关系,觉得他真是小题大做。可邢刚再没安排她见女儿。

显然,他只想何丽做他的老婆,连孩子的后妈都不想。

面对这样的邢刚,何丽真的敢把自己后半生绑上去吗?

她犹豫了。

8月的时候,何丽出差。同去的同事病倒了,导致工作量翻倍激增。

那一个月,真是人仰马翻的一个月。

客户催,领导叫,交差的那天,她一个人泡在酒店的浴盆里不想动。却在那样的疲倦里,很想找个人说说自己的疲倦,很想有个人知冷知热地靠一靠。

一冲动,她给邢刚打了电话,说,我们结婚吧。

邢刚怔了一下,说等一等,你今天怎么了?

何丽说,就是想你了,冲动了,想跟你结婚了。

是啊,女人最疲惫的时候,真的好想找个男人嫁了。

可邢刚却说,等你不冲动了再说。

何丽无奈地笑了,她说,结婚就是需要冲动了啊,不冲动也许就不想结婚了。

从此,他们再没提过婚事。

08

临近春节,何丽和邢刚跟着家人,各自回老家过年。

疫情渐渐成了大新闻。邢刚一直提醒何丽多买口罩,可是那时已经买不到口罩了。

他们约好初四就回去。临走前,何丽的女儿突然发烧了,只能留在老家。

而邢刚一个人早早回去了,他还从老家带回了几十包口罩分给朋友。

何丽这边已经没有新口罩,听说邢刚分口罩,和他吐苦水。邢刚马上给了她几个买口罩的资源,但何丽点过去,已经卖完了。

邢刚说,不会吧,之前发朋友,他都买到了。

何丽听了,心里一空。

她和他谈了这么久,竟然只是和他的朋友一个待遇,连一点偏爱都没有,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不舒服。

三天后,孩子的病终于好了。

邢刚打电话来询问情况,顺便催她快点回去。大过年的,那边只有他一个人。

闲聊间,邢刚说起他又买到了100个口罩,分给了他孩子班的同学和老师。

100个!

何丽反复把那个数字看了好几遍,才相信不是自己眼花。

这一次,她真的炸了。她质问,你买到100个口罩不知道分我几个吗?

邢刚却惊讶地说,干嘛发脾气?我之前不是发你链接了吗,你不会自己买啊?

说真的,何丽觉得自己排在他家人后面也就算了。现在连他女儿的老师同学都分了,他也没有想到她。

她是真的心寒了。

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,而有心没心的问题。

那天,她和邢刚大吵了一架。邢刚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。

他说,你要我什么都围着你转,可你怎么对我的?现在约好一起回家,我抛下孩子一个人回来了,你不回来算什么?口罩我发你那么多链接,非要我寄给你才算爱吗?

何丽听得只想冷笑。她说,你说这么一大堆有什么用?我根本感觉不到你爱我。

邢刚沉默5秒,反问,你以为我感觉得到吗?

09

一个口罩,终于撕开了何丽与邢刚的面具。

是的,他们之间有防备,所以彼此都感觉不到对方的爱。

两个人到底说了分手。

何丽想,成年男女之间的爱情永远有算计和计较,这是一个成熟女人应有的觉悟。

朋友知道了她的事,感慨地说,可能是因为你们两个什么都不缺,感情才更难成吧。

何丽觉得,朋友说的也许没错。

她和邢刚努力地依偎在一起,其实只是为了抵挡心理的孤寂,而不是抵御生活的艰难。所以他们的爱情,总少了些风雨同舟的坚韧。

在爱情的最初,两人就都保留了退路,因此他们始终没有携手白头的驱动力。

第二天,邢刚找何丽道歉。他发来了消息,算是求和。

何丽知道,他们这个年纪的人,自尊比很多东西重要。肯在吵架后先开口的那边,已经是做了很大让步。

但她真的不知道要不要给邢刚这个台阶走下去。

她一边懂事,一边不甘。一边自立,一边犹豫。

这场疫情即将过去,这场爱情即将死亡。

何丽明白,原谅他,就代表要接纳一种新的生活。

可戏剧性的是,就在前几天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孩子已经一个多月。她和邢刚都不想要这个孩子,但邢刚的妈妈再三劝他们生下来。

何丽真的迷茫了。

成年人之间的爱情,可能永远没法避开算计和考量,何况他们是从失败婚姻里走出来的人。

有时何丽也会想,如果年轻时多点理解少点任性,不是遇到问题就用离婚来解决,是不是现在就不至于陷入这样的困局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二婚网 网络转载,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: http://erhun.lao3.cn/qing/522.html